• 3年级的美术馆是我的一个转折,多谢当时的techer,如果没有那位老师我不会意识到原来我们学的建筑里面潜藏着这么大一个牢笼,还有另一个techer,评图时当我把模型拿出来并亲切地说“这玩意儿..."那位techer一本正经地说,“这叫做模型,不叫玩意儿,我们建筑师要有专业素养。” 

    时至今日,我仍然不知道什么是建筑师的专业素养也不愿意去为了这个称号费周折,多少人为它消得人憔悴,值得吗?连建筑本身,都只不过是人为的而已。我们如果不放弃这个包袱,就只能被它压在下面。

     

  • 我要给孙超设计一个美术馆,他想到的是在海边的,他的记忆的故乡原始的梦所在。我想到了罗西的世界剧场和电影地下最后的一个镜头。我想要一个美术馆它漂流着,也许人们看得到,也许看不到,但这不重要。时间,现实,梦,记忆,总是交织在一起,说也说不清楚。